Skip to main content

旺旺中時集團的重慶罪孽


我是前旺旺中時媒體集團《旺報》重慶辦事處主任助理,在此公開旺旺中時集團在重慶恐嚇員工,違背媒體道德與違反法律的真相。這件事拖了很久,反復思量,雖然我們一直受到旺旺中時集團的強力打壓和消息封鎖,甚至面臨生命危險,但不管怎樣,這些事情還是要讓公眾知曉,了解真相,讓人評說。我們幾位同事也希望討回公道,維護尊嚴。


在此說明,旺旺中時在重慶做的這些事情,我就是當事人之一,手上也有很多證據,所以可以保證事情的真實性。

之前一直對媒體行業的人很尊重,甚至羡慕,特別是相對比較自由的台灣媒體,更是有特別的期待,但經歷了中時的事情後,從開始對這家媒體的羡慕,尊敬,到後來變成驚訝,難以置信,最後剩下的只有憤怒和失望。

去年蔡衍明因為針對六四的不實言論,激起台灣甚至大陸社會的憤怒,認為蔡衍明為討好大陸,毫無原則,唯利是圖,加上對中國時報的高壓控制,引起台灣居民持續的號召抵制中時,近幾日更是達到高潮。

201111月底,我接到旺旺中時媒體集團《旺報》社重慶辦事處主任張曉峰先生通知,正式進入《旺報》上班,我的職務是主任助理,工作內容主要是文案的寫作以及為主任提供所需協助。

這名張主任之前是《工人日報》重慶記者站記者,後來主動向《旺報》自薦,成為《旺報》特約記者,偶爾寫些關於重慶的新聞在《旺報》發表。他曾多次到台灣與蔡衍明,《旺報》社長和主編等人見面。

從時間上來說,中時集團在去年年中就決定在重慶設立辦事處,那時正是薄熙來在重慶最得勢的時候,所以他們也想藉此機會進入重慶,搶占先機,意欲成為在重慶設立據點的第一家台灣媒體。

當時張主任告訴我,旺報重慶辦事處已經獲得國台辦的審批,只需要向重慶市台辦備案就可以。重慶辦事處除了常規的新聞採寫,還有組織本地企業赴台考察交流,全程由中時集團接待,這當然是要付費的。但實際上,辦事處的核心業務就是廣告。


重慶辦事處加上張主任一共是7個人,主要由張主任跟中時集團臺北總部聯絡,他是《旺報》重慶辦事處的負責人,我主要做文案,還有三個業務員,兩個辦公室文員。

他們所說的廣告,主要就是軟文(置入性行銷),當時我們也很詫異,台灣媒體也可以做軟文嗎?還以為只有大陸才有。《旺報》不僅寫軟文,而且比大陸的軟文更誇張,更無原則,他們交代下來,只要願意給錢,不管什麼企業,都給做,哪怕臨時把新聞去掉,也要讓位給廣告軟文。
旺報一直想學香港大公報,大家如果看看大公報,就會發現裡面整版整版的大陸城市的全方位宣傳,這是利潤豐厚的肥肉,於是開始效仿,且率先在兩岸航班投放了旺報。張主任告訴我,在去年,旺報為北方某城市做了一個城市專題,刁明芳副社長親自飛來操刀,收費40萬人民幣,並以此激勵我們,讓我們做好義務。


旺旺中時正在大規模擴展業務,旗下除了報紙,雜誌,還有幾家電視台,現在又在台灣收購有線電視業務,兩岸航班佈局完成,與大陸各地方媒體合作正在展開,比如跟天津的今晚報互設版面,已經成為一家媒體巨無霸,且還在不停擴張。

就在旺報決定撤離重慶時,台灣《聯合報》馬上在重慶成立辦事處,成為現在重慶唯一的駐點採訪的台灣媒體。

我們接洽的廣告客戶主要是政府部門和台資企業,包括重慶市兩江新區管委會,重慶市園博園,重慶市渝北台商工業園,廈門銀行重慶分行,台灣旭陽集團在重慶的臺北城項目,還有一些本地的企業等等。

但客戶也不是這麼容易下單,這種時候,張主任往往會向臺北申請,免費在旺報發一篇豆腐塊的宣傳文章,取信於客戶。

旺報臺北總部從來不跟員工直接聯系,所有事情都是通過張主任傳達,此人性格怪異,常常遷怒於員工沒有拉到廣告業務,對業務員總是進行人格侮辱,聲稱花錢養了他們卻沒有成績。

臺北總部會把最近幾期的旺報郵寄到重慶辦公室,有時會根據重慶的要求做一些文案傳過來,比如他們製作的組織重慶火鍋行業和教育行業人員赴台交流的文案。

張主任說,之前旺報社長黃清龍親自來重慶考察,也與一些部門進行了接洽,因為當時正值台資企業蜂擁而入重慶的時期,旺報方面表現的興趣很高,成都那邊得知消息後,給出優惠條件邀請旺報把辦事處設在成都,但旺報拒絕了。

但後來卻發生了很多讓人驚訝的事情,也發現很多難以置信的真相。

張主任越來越瘋狂的給業務員施壓,只要業績,什麼都不管,我則拼命的寫文案,當時越來越覺得,這哪裡像一家媒體,根本就是一個唯利是圖的皮包公司。張主任說正是臺北總部給他施壓才會轉加壓力到業務員頭上。

辦事處裡,除了張主任,就我年齡最大,其餘的大部分是女生,有的是剛畢業的,有的甚至還是在校生,張主任說在300多人中選擇了這些人,旺報的黃社長也承諾會給予優厚的待遇,每年還有兩次到台灣出差的機會。實際上,這都是謊言,我們的待遇跟政府規定的重慶最低工資差不多。

2月初,王立軍事件發生後,張主任需要給旺報寫稿子,但他表現的完全不知所措,什麼都不知道,求助於我,後來我通過網路選擇一些相對可靠的信息提供給他,他甚至很多內容都原封不動的抄上去,發到臺北。我當時很詫異,一個特約記者水平怎麼這麼差?後來才發現,張主任寫新聞稿,通常會在網上找一篇別人寫好的文章,東拼西湊後就發到台北,最後他甚至都不自己抄了,讓文員將內容抄好再交給他。

台灣的媒體業很發達,競爭也很激烈,電視媒體最甚,其次就是平面媒體。現在是蘋果日報,自由時報,聯合報最有影響力,中國時報一直走下坡路。

旺旺集團(就是大家平時吃的旺旺仙貝那家企業)老闆蔡衍明在收購中國時報後,讓這家歷史悠久並保守贊譽的報紙現在受到公眾的廣泛質疑。

蔡衍明在收購了中國時報和中天電視台等一系列媒體後,組建了旺旺中時媒體集團。但是台灣的媒體雖然競爭激烈,卻往往只關註台灣新聞,09年時,蔡衍明創立了《旺報》,專注於報導大陸新聞。

旺報的牆頭草立場在薄王事件中顯露無遺,事情發生前,薄王正得勢,旺報極盡獻媚之功吹捧,薄王一失勢,立馬開始長時間,不間斷的大篇幅落井下石,每天的旺報都是關於重慶的負面新聞,甚至建議重慶的筆電廠商遷到成都。就在這件事情發生期間,旺旺中時集團眼看薄王失勢,無利可圖,很快就決定將旺旺中時集團的西南辦事處設在成都,取消重慶辦事處,跟風之快,讓人咂舌。


2月到3月,旺報除了紙質版大篇幅奚落重慶,網路版也全是薄王的消息,主頁一般有4條頭版新聞,大部分時間有3條以上都是薄王。不過那時候大部分的境外媒體網站都被封鎖,包括中國時報,唯獨旺報網站幸存,但不久後旺報網站也被封鎖。

旺報報導薄王事件主要是徐副總編,還有一兩個特派記者負責,信息量很大,但新聞內容質量並不高。不像一些國際媒體通常會派人親自到重慶採訪,接近真相,他們從來不會親自瞭解,甚至把台商間的傳言當作頭條新聞,這事當時也引起媒體同行反感。


去年,張主任就去台灣跟中時集團的領導一起見面,游玩。今年316日,他又到台灣參加旺報辦的兩岸徵文大賽頒獎典禮,從北到南游玩,跟眾多的台灣政商高層合影,其中有蔡衍明,旺報的各高層,甚至還有星雲大師。

事情發展到後來我們才發現問題的所在,業務員在跟客戶接洽的過程中,有客戶要求看旺報重慶辦事處的批文,在跟張主任提出要求後,他卻說臺北那邊還在辦理,這跟他們之前說的不一致。

因為一直拿不出正式批文,業績一直不好,業務員壓力越來越大,每天受氣。業務員要求張主任提供批文,張主任卻說臺北總部說要先有業績才正式辦理批文,這樣的邏輯讓人咂舌。

3月時,批文問題仍然沒有得到解決,員工情緒普遍低落,加上張主任一直批評業務員沒能力,整天讓我出面開除他們,我只能找藉口頂著。有一天,張主任在批評業務員時,一男業務員忍無可忍,終於爆發,差點發生嚴重肢體衝突,好在被我們及時制止。

第二天他突然宣佈所有人清明節假後都不用回來上班,就是變相的集體炒魷魚,這是他從台灣回來後的事情,後來分析應該是臺北那邊看到重慶現在的形勢,所以想從重慶撤出。導致員工被徹底激怒。

然後事情變得完全不可控制,鑒於當時情況,我主動跟臺北旺報黃清龍社長打電話,雖然我手上有所有旺報工作人員的通訊錄,但迫於規矩從來沒有直接跟他們聯繫過,黃社長當時也在逃避,並向張主任瞭解情況。

在衝突發生前,員工要求瞭解臺北總部的安排,到底何時辦理批文,跟臺北聯絡後,旺報的刁明芳副社長親自打電話到辦公室跟張溝通,張讓我用分機接聽電話瞭解,刁副社長承諾手續正在辦理中,不要急,如需蓋章可以傳會臺北總部。

員工之所以憤怒,其一是因為當時大家是衝著旺報這個招牌去的,以及他們承諾的良好待遇,可後來才發現,薪水只有一千多,業務員的交通和通訊費也無法報銷,張主任解釋等臺北總部派人過來後就會提升待遇。

其二是臺北總部從來只做縮頭烏龜,連手續都沒辦好,沒有經營資質,卻給員工施加強大壓力,並用侮辱的方式對待員工。總是強調是他們養了員工,那些女孩子對此最無法接受,一位女同事說:“我現在還沒結婚,你們不要動不動說養了我們之類的話,這是在破壞我們的名譽。”

我掛個助理的名頭,就什麼破事情都叫我幹,沒完沒了的文案,不停的招聘員工,開除員工,他們很早就想把大部分員工開除,不過他們膽子小,每次讓我出面,我只能想盡辦法留住他們,文員則是他的私人工具,每天大部分事情都是他的私事,員工敢怒不敢言。

由於我們對臺北總部的人還有期望,特別是黃社長,好歹也是行業內較有影響力的人,在我打電話向他通報情況後,他將此事交給旺報副總編徐尚禮先生,由他直接跟我聯絡跟進情況。

徐副總編就是每天寫重慶薄王新聞的主筆,大量內容都是他寫,由於我每天要跟進新聞,所以對他的文字比較瞭解,對他也比較尊重,希望他能幫我們主持公道,畢竟是高級知識分子,不可能像張主任那麼無賴吧!其實後來才知道自己有多幼稚。

徐副總編通過電話與我聯絡,聲音很慈善,我想他詳細介紹了雙方衝突的經過,並轉達了員工的意願。悲劇的事情發生了,他說,其實他們並沒有在重慶成立辦事處,這一切事情都是張主任的個人行為,他們跟此事毫無關係。

後來分析,其實他們一開始就精心佈局,他們從來不跟我們直接聯絡就是有原因的,跟他們用郵件聯絡也不會回覆,他們會馬上打電話過來談,不留下任何證據。

但他們狡猾,我們也不笨,收集了所有可以證明他們參與重慶辦事處的證據,包括我與張主任一起親自交給重慶台辦的申請函,蓋的是旺報臺北總部的章,我這裏有副本,刁副社長電話裏說的手續正在辦理中,張主任的旺報特約記者身份,以及張主任向黃社長匯報重慶辦事處情況的電話等等。

當時就開始對徐副總編感到失望,怎麼說出如此無恥不負責任的話,他還口口聲聲說自己信仰佛教,慈悲為懷,但你們對這那群剛畢業的學生使出如此卑劣伎倆的時候,你的這種信仰豈不是在玷污佛祖?

現在劇情轉向我與旺報臺北總部之間的角力,張主任人品差,懶得跟他計較,臺北總部不至於比張主任差吧?我又錯了,張主任是明的流氓,旺報臺北總部是暗的無賴。

好,既然徐副總編說重慶辦事處跟他們沒關系,我們先假設這個說法成立,那為什麼徐副總編每天好幾次不停的給我打電話瞭解最新動態?一邊說着廢話窺探我們的動作,一邊假裝表現的很關心,但就是不承認,打死不承認。

那時徐副總編在我心目中高大的知識分子形象轟然倒塌,但接下來他卻把自己變成了真的流氓。

他在電話里問了我很多隱私問題,得知我家人在台灣後,他居然威脅說:“如果你家人在台灣惹了什麼麻煩,就會將你的家人遣送回大陸。”

我驚訝了很久,才反應過來,狐狸尾巴終於露出來了,一開始在安撫我,安撫失敗後開始威脅了。我的幼稚到此為此,已經停止了所有的幻想,也不會再被他們利用。

同時我也覺得很可笑,我家人現在本來就是台灣公民,何來遣送一說,沒文化可怕,法盲更可怕,披著知識分子假裝信佛的沒文化法盲就是可悲。再說,我不信你旺旺中時集團還可以在台灣操縱政府殘害平民吧?

愣了幾秒鐘後,我很憤怒,質問你說這話是什麼意思?他又馬上變得支支吾吾不敢面對,連聲說沒什麼意思,只是我太太也是大陸的怎樣怎樣的廢話。

徐副總編對我的威脅,真的是犯了一個極大的愚蠢錯誤,如果他一直假裝關心,我肯定會盡量尊重他們,也不會跟他們翻臉,但下限如此之低,讓人震驚,他們必然要為自己的不負責任的行為付出代價。

一開始我們都很恨張主任,恨他讓我們受盡屈辱,但現在,我們只恨旺旺中時集團,旺旺高層想盡一切辦法掩蓋真相,張主任也不過是被利用的工具,小角色而已,而我們現在面對的,是一個在兩岸都有影響力的巨無霸。但我不會放棄,為討回公道,我願意付出一切。

所以,到後來我們才算真的明白,張主任是個提線木偶,所有發生的這一切,都是旺旺中時高層在背後操控,手段之卑劣,世所罕見,台灣媒體界的形象,也被旺旺中時破壞殆盡。


同事這邊,大家的怒火也被點燃,都把心中的不滿和委屈說出來,與張主任爭執。旺報總部全程都跟我一個人聯絡,並不斷暗示讓我不要把事情擴大。同事們在那時候很團結,堅持要求旺報總部給予解釋,而當他們聽到旺報總部不承認我們時,都難以相信。我只能一邊安撫同事,一邊跟旺報總部溝通,我們並非有什麼不合理要求,我們只需要得到承認,也不枉大家的辛苦工作,甚至連薪水都沒有過多計較。他們這種把員工用完就拋棄的行為實在讓人無法接受,維護尊嚴,還原事實就是我們唯一的要求。但即使這麼簡單的要求,也無法得到尊重。

就在我們與張主任發生沖突第二天,他要求我們還是去辦公室正常上班,上班時我們再次提出需要旺報總部給出解釋。談到一半,他突然說有事出門,幾分鐘後,他帶著兩個男子進入辦公室。他聲稱其中一個白襯衣男子是他律師朋友,有什麼事情跟他談,我說好啊,跟律師談更方便,便例行要求他出示律師證,他卻拿不出證件,旁邊同事悄悄告訴我,說這個人不是律師,是張主任在工人日報的同事。白衣男見身份敗露,便開始耍狠,伸手要打人。

還好中間隔著辦公桌,沒有得手,當時同事們憤慨不已,指責張主任沒有誠意解決問題,找人冒充律師不成,就開始暴力威脅,幾個女孩子嚇到尖叫,躲在牆角,見此情形,我讓同事趕快報警,他們帶來的另一個人見我們報警飛快的跑掉。


白衣男繼續很囂張的挑釁我們,並霸占女同事座位,同事們憤怒又無助,他們的行為一次次突破我們想象的極限,大家只能等著警察來處理。這時我給旺報總部的徐副總編打電話,不接,發信息說我們受到人身威脅,不理。

那時大家都知道旺報已經變成發瘋的野狗,什麼事情都幹得出來,早就沒把中國的法律放在眼裡。所以大家決定向相關部門舉報旺報的違法行為。

警察過了40分鐘才姍姍來遲,可惜這個警察不僅沒有警告施暴的白衣男,反而問很多無關輕重的東西,對張主任態度很好,當時我們也傻眼,我們是受害者,怎麼他們還那麼親近?警察讓我們靠近他們談,我們說白衣男子在我們不敢過去,而且他不是公司員工,不應該在這里,這警察說出了讓人大跌眼鏡的話,對我們吼說你們這是欠打嘛,我當時很鬱悶,哪裡有這樣調解的警察?張主任也當著警察的面對我說,不管是黑道白道,我都陪你們玩到底。

當時我們也知道跟警察談作用不大,同事就打給工商部門,舉報旺報涉嫌違法經營。因為辦事處是沒有經營資質的,只能從事市場調查和聯絡工作,不能從事具體經營行為,而事實上旺報一直在從事經營行為。

工商部門的人很快就過來了,要求張主任提供相關手續,他卻拿不出來,但工商的人發現用於廣告業務的公章是偽造的,就問張是怎麼回事,張說偽造的公章已經被銷毀,當時那警察也在場,工商的人給警察說,他偽造公章是觸犯刑法的,你們應該處理,結果那警察說,不知道有這法律。

工商的人對張說,你們這是在搞什麼,薪水這麼低,這都是一群孩子,你們也忍心?並告訴我們說讓勞動部門介入最好,因為勞動部門是維護勞動者權益,而且也可以單獨去公安局舉報他們偽造公章。旺報當時急於讓我們簽離職協議,這種情況下大家肯定都不同意。勞動部門的人過來後,例行程式的瞭解了一下情況後,就要求所有同事到辦公室門外等,他們和張主任單獨談話了很久,然後又單獨給我們施加壓力,讓我們簽離職協議。

由於當時折騰了一整天,那些女孩子又累又怕,加上勞動部門又讓我們簽協議,最後無奈被迫簽了協議,可悲的是,勞動部門的人也一直幫著旺報說話,當時我們已經心如死灰,知道沒人能夠幫到我們。出門時,勞動部門的人看我很生氣,就來安撫,我只問了他們一句,你們到底在維護誰的權利?他們默不作聲的離開了。

警察,工商和勞動部門的人都來了,不僅沒有幫到我們,還被迫簽了離職協議,簽完協議,張主任露出了得意的笑容,我們像是被整個世界遺棄一樣。

重慶市台辦當時也瞭解了情況,單獨找張談話,並告知國台辦也知道此事,所以當時這件事情鬧的挺大,卻沒有讓公眾知曉。

收拾好東西,離開辦公室,大家一肚子怨氣,決定去公安局舉報他們偽造公章,到了觀音橋派出所,被告知我們不在他們的管轄區域,不過他們很友善的用警車送我們去到管轄的華新街派出所。因為車坐不了這麼多人,幾個女生就先過去,我們單獨過去。

我還在半路時,接到女孩子們打來的電話,很委屈的說,那邊派出所不受理,讓她們先走,我說你們先不要走,在那邊等我。我過去後,發現下午來辦公室的警察就在那裡,我說我們來舉報偽造公章的事情,請裡面按照程式辦理,他才很不情願的做了筆錄。

到這時,旺報的副主編才打電話過來佯裝關心,問現在情況怎麼樣了,我說你們滿意了啊,離職協議也簽了。他說沒關系,以後路還長,還有很多合作機會的嘛,我心裡想,誰還敢跟你們合作?

在做筆錄時,張主任也被叫過去了,並被單獨問話了很久,我們離開時,那個耍狠的白衣男子也過來了,對著我們很囂張的笑。

晚上跟同事們吃了頓散夥飯,大家心情都很差,我更難受,我以為自己可以維護她們的權益,討回公道,沒想到這麼失敗,也很自責。但我對自己說,不會就這樣結束的。

如果台灣人在大陸遇到這種遭遇,台灣的媒體,政府,議員都會幫助他們,而大陸人遇到這種事情,台灣媒體,政府,議員不會幫到你,反而大陸的官方還會針對你,這就是大陸人的悲哀,而這種悲劇多不勝數。

回家了,沉寂了幾天,很失落,但心有不甘。想到,台灣的媒體很自由,很發達,也許可以求助於他們,所以立馬把情況發給了蘋果日報。雖然是深夜發出,但他們很快就回復了,並轉由負責大陸事務的專人負責。

蘋果日報瞭解到訊息後,表示對此事非常關註,給我打了幾十個電話瞭解事情的詳細經過,但他們在跟旺報核實情況時,旺報居然連張主任這個人都不承認,這就像是被利用完之後,急著與他切割。

遺憾的是,蘋果日報雖然不斷的給我打電話,卻始終沒有明顯進度,後來不了了之。估計蘋果日報迫於巨大壓力,也被公關了,我早說過旺旺中時背景雄厚,公關實力很強。

就在我向蘋果日報爆料的幾天后,讓我決定與旺旺中時勢不兩立的事情發生了。家人突然給我打電話,我的家人在臺北等紅綠燈時突然遭遇車禍,倒地昏迷很久,前幾天剛做完手術,手臂裝了鋼板,半年內無法工作。而警察遲遲沒有給出事故鑑定書,說需要一個月才能調取監控錄像。家人也只能忍痛自己去醫院做手術,也沒有得到任何賠償。

之所以說這些女同事受盡屈辱,是張主任對他們的騷擾,常常會想盡辦法單獨與女同事在一起,深夜用QQ單獨找女同事聊天,單獨約女同事看電影,有一次他問一同事,另外兩個女同事好不好下手。好在大部分女生沒有受害。




在此,我們向旺旺中時集團蔡衍明先生提出如下質疑:
一:當時你們以旺報的名義對外招聘,經歷層層篩選,從300多人中選出我們,為何不承認我們的身份?

二:在我們為旺報工作期間,雖然我們數次要求,但你們卻不與我們簽訂正式勞動合同,不購買社會保險,不辦理正式營運手續,這樣置中國法律不顧,是對中國法律的蔑視嗎?

三:旺報刁明芳副社長親自在電話里說重慶辦事處手續正在辦理中,張主任跟社長電話里也說這邊招了幾個人,做的不錯,有名片,工作證等相關資料,為什麼關鍵時候臺北總部否認與重慶辦事處的關係?

四:旺報副總編電話里威脅將我家人遣送回大陸,找人冒充律師,對女同事暴力威脅,私下騷擾女同事,這是旺旺中時集團的企業文化嗎?

五:我們會保留公佈更深入內幕的權利,直到旺旺中時集團為犯下的錯誤道歉為止。

台灣人民用無數慘重的代價爭取而來的言論自由環境,眼睜睜的就被旺旺中時集團一點點的腐蝕掉,這是台灣人民的巨大損失。


一邊寫下這些文字,一邊痛苦難當,問天,這些惡魔還要逍遙到什麼時候,誰才能真正幫助我們?誰才能還我們公道?


希望這些內容能夠讓更多人看到,包括台灣朋友,讓大家瞭解旺旺中時集團如何打壓自己的員工,也讓大家意識到,讓這樣的媒體掌握了話語權,不僅是大陸的災難,更是台灣的災難。
  


                                                                   旺旺中時媒體集團《旺報》重慶辦事處前職員

Comments

  1. Wynn Resorts Ltd. Announces New Retail Sportsbook in
    Wynn Resorts 광주광역 출장안마 Ltd. will announce 안산 출장마사지 the retail 계룡 출장샵 sportsbook at the Wynn Las Vegas in Las Vegas at 나주 출장마사지 5 p.m. PT 문경 출장안마 on Sunday, June 24.

    ReplyDelete

Post a Comment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紅都不再

看看上篇日誌,距今已近兩年。那篇日誌發佈後,我便遭遇了長期不斷的威脅與折磨,飽受摧殘。從那時起開始面臨從未想象得到的恐怖生活,一切都是那麼突然,被活活扯進那骯臟的政治風暴。 兩年來只能用煙草來麻木神經,直到記憶力嚴重衰退,身體也逐漸虛弱。不能夠用文字寫出自己的想法,每一句話都可以成為我的罪證。甚至連twitter也只能說些無關痛癢的廢話。 今天市委書記被免職,公安局長也因上月的進入成都美領館而被免職調查,他們導演的戲也算落下帷幕,成敗得失,任人言說。 也許這座城市從此不會再三天兩頭的成為各大媒體的頭版,不會再隨時成為網絡的焦點,但離開風暴的城市更能找到那種平實的美感,回歸本來的模樣。 很久沒能寫出多一點的想法,希望從現在開始能經常寫出自己的觀點。紅都已經成為歷史,也希望以後不再出現這樣的悲劇。

針對旺旺中時重慶事件聲明的回應

旺旺中時集團給出了重慶事件的 聲明 ,一如既往的態度傲慢,不尊重事實,不符合邏輯,不承擔責任。對此,我做出如下回應: 第一:申請函上的旺報編輯部和業務部的章不是假的吧,如果你們主張是假的,那請把真的拿出來做個對比就知道了。 第二:我親耳聽到的刁明芳副社長在電話裡承諾說手續正在辦理中,讓我們先不要急,客戶需要蓋章可以傳回臺北,這個該怎麼解釋? 第三:張曉峰在 3 月 16 日到臺灣參加旺報兩岸徵文大賽,回來後說在總部申請到一筆經費用於辦事處運作,請問這是什麼意思? 第四:重慶市台辦也有你們的申請記錄,社長也來過重慶,重慶這邊也有接待,這個也要否認嗎? 第五:你們說不準在大陸設立辦事處,那麼,你們在北京,上海,福州,廈門等地設立的是什麼? 第六:天津濱海新區是不是在旺報做了軟文( 置入性行銷) ? 第七:我在 2 月底就請臺灣的朋友去旺報臺北總部找了黃清龍社長,並告知重慶辦事處的運作情況,既然你們早就解除與張曉峰的關係,為什麼他還在 3 月 16 號去參加了你們的頒獎典禮,還在台與你們待了一個禮拜,會見眾多臺灣政商人士? 第八:既然你們跟此事毫無關係,為什麼要讓旺報的徐尚禮副總編每天打電話給我,一開始說正在跟社長商量進入旺報總部工作,後來又說考慮讓我接手重慶辦事處,最後卻威脅要將我家人遣送回大陸,你們倒是給出解釋啊? 在我跟蘋果日報爆料後,蘋果日報跟旺旺中時集團的發言人了解情況,你們的發言人連張曉峰這個人都不承認,說根本沒聽過這個人,現在你們的聲明又承認張曉峰是你們的特約記者。請問,你們說的話,還有誰敢相信? 你們權傾朝野,老謀深算,我們勢單力薄,年輕單純,你們用盡卑劣手段恐嚇打壓我們,是不是太無恥?你們不僅違反台灣的法律,大肆在大陸推行軟文(置入性行銷),還違背大陸的法律,違法經營,不與員工簽訂勞動合同,購買社會保險,更是違背媒體良知,捏造事實,顛倒黑背,混淆視聽。 好在我們得到公眾輿論的有力支持,公道自在人心,也請旺旺中時集團去做個民意調查,看看公眾對你們是什麼評價,我想你們也應該有點自知之明吧。 這幾天,也收到一些旺旺中時集團員工的爆料,他們對我們的維權也鼎力支持,只不過迫於旺旺中時的壓力不敢發聲,他們很憤怒,也很恐懼,一家媒體可以讓自己的員工具有生活在白色恐怖氛圍的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