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Posts

針對旺旺中時重慶事件聲明的回應

旺旺中時集團給出了重慶事件的聲明,一如既往的態度傲慢,不尊重事實,不符合邏輯,不承擔責任。對此,我做出如下回應: 第一:申請函上的旺報編輯部和業務部的章不是假的吧,如果你們主張是假的,那請把真的拿出來做個對比就知道了。
第二:我親耳聽到的刁明芳副社長在電話裡承諾說手續正在辦理中,讓我們先不要急,客戶需要蓋章可以傳回臺北,這個該怎麼解釋?
第三:張曉峰在3月16日到臺灣參加旺報兩岸徵文大賽,回來後說在總部申請到一筆經費用於辦事處運作,請問這是什麼意思?
第四:重慶市台辦也有你們的申請記錄,社長也來過重慶,重慶這邊也有接待,這個也要否認嗎?
第五:你們說不準在大陸設立辦事處,那麼,你們在北京,上海,福州,廈門等地設立的是什麼?
第六:天津濱海新區是不是在旺報做了軟文(置入性行銷)?
第七:我在2月底就請臺灣的朋友去旺報臺北總部找了黃清龍社長,並告知重慶辦事處的運作情況,既然你們早就解除與張曉峰的關係,為什麼他還在3月16號去參加了你們的頒獎典禮,還在台與你們待了一個禮拜,會見眾多臺灣政商人士?
第八:既然你們跟此事毫無關係,為什麼要讓旺報的徐尚禮副總編每天打電話給我,一開始說正在跟社長商量進入旺報總部工作,後來又說考慮讓我接手重慶辦事處,最後卻威脅要將我家人遣送回大陸,你們倒是給出解釋啊?
在我跟蘋果日報爆料後,蘋果日報跟旺旺中時集團的發言人了解情況,你們的發言人連張曉峰這個人都不承認,說根本沒聽過這個人,現在你們的聲明又承認張曉峰是你們的特約記者。請問,你們說的話,還有誰敢相信?
你們權傾朝野,老謀深算,我們勢單力薄,年輕單純,你們用盡卑劣手段恐嚇打壓我們,是不是太無恥?你們不僅違反台灣的法律,大肆在大陸推行軟文(置入性行銷),還違背大陸的法律,違法經營,不與員工簽訂勞動合同,購買社會保險,更是違背媒體良知,捏造事實,顛倒黑背,混淆視聽。
好在我們得到公眾輿論的有力支持,公道自在人心,也請旺旺中時集團去做個民意調查,看看公眾對你們是什麼評價,我想你們也應該有點自知之明吧。
這幾天,也收到一些旺旺中時集團員工的爆料,他們對我們的維權也鼎力支持,只不過迫於旺旺中時的壓力不敢發聲,他們很憤怒,也很恐懼,一家媒體可以讓自己的員工具有生活在白色恐怖氛圍的環境,難道不值得你們反思嗎?台灣是文明,民主與法治的社會,你們的這些做法,跟台灣的環境格格不入,正受到台灣民眾的強烈批判。
旺旺中時對外橫行霸道,對內…
Recent posts

旺旺中時集團的重慶罪孽

我是前旺旺中時媒體集團《旺報》重慶辦事處主任助理,在此公開旺旺中時集團在重慶恐嚇員工,違背媒體道德與違反法律的真相。這件事拖了很久,反復思量,雖然我們一直受到旺旺中時集團的強力打壓和消息封鎖,甚至面臨生命危險,但不管怎樣,這些事情還是要讓公眾知曉,了解真相,讓人評說。我們幾位同事也希望討回公道,維護尊嚴。

在此說明,旺旺中時在重慶做的這些事情,我就是當事人之一,手上也有很多證據,所以可以保證事情的真實性。
之前一直對媒體行業的人很尊重,甚至羡慕,特別是相對比較自由的台灣媒體,更是有特別的期待,但經歷了中時的事情後,從開始對這家媒體的羡慕,尊敬,到後來變成驚訝,難以置信,最後剩下的只有憤怒和失望。
去年蔡衍明因為針對六四的不實言論,激起台灣甚至大陸社會的憤怒,認為蔡衍明為討好大陸,毫無原則,唯利是圖,加上對中國時報的高壓控制,引起台灣居民持續的號召抵制中時,近幾日更是達到高潮。
2011年11月底,我接到旺旺中時媒體集團《旺報》社重慶辦事處主任張曉峰先生通知,正式進入《旺報》上班,我的職務是主任助理,工作內容主要是文案的寫作以及為主任提供所需協助。
這名張主任之前是《工人日報》重慶記者站記者,後來主動向《旺報》自薦,成為《旺報》特約記者,偶爾寫些關於重慶的新聞在《旺報》發表。他曾多次到台灣與蔡衍明,《旺報》社長和主編等人見面。
從時間上來說,中時集團在去年年中就決定在重慶設立辦事處,那時正是薄熙來在重慶最得勢的時候,所以他們也想藉此機會進入重慶,搶占先機,意欲成為在重慶設立據點的第一家台灣媒體。
當時張主任告訴我,旺報重慶辦事處已經獲得國台辦的審批,只需要向重慶市台辦備案就可以。重慶辦事處除了常規的新聞採寫,還有組織本地企業赴台考察交流,全程由中時集團接待,這當然是要付費的。但實際上,辦事處的核心業務就是廣告。

重慶辦事處加上張主任一共是7個人,主要由張主任跟中時集團臺北總部聯絡,他是《旺報》重慶辦事處的負責人,我主要做文案,還有三個業務員,兩個辦公室文員。
他們所說的廣告,主要就是軟文(置入性行銷),當時我們也很詫異,台灣媒體也可以做軟文嗎?還以為只有大陸才有。《旺報》不僅寫軟文,而且比大陸的軟文更誇張,更無原則,他們交代下來,只要願意給錢,不管什麼企業,都給做,哪怕臨時把新聞去掉,也要讓位給廣告軟文。 旺報一直想學香港大公報,大家如果看看大公報,就會發現裡面整版整版的大陸城市的全方…

紅都不再

看看上篇日誌,距今已近兩年。那篇日誌發佈後,我便遭遇了長期不斷的威脅與折磨,飽受摧殘。從那時起開始面臨從未想象得到的恐怖生活,一切都是那麼突然,被活活扯進那骯臟的政治風暴。
兩年來只能用煙草來麻木神經,直到記憶力嚴重衰退,身體也逐漸虛弱。不能夠用文字寫出自己的想法,每一句話都可以成為我的罪證。甚至連twitter也只能說些無關痛癢的廢話。
今天市委書記被免職,公安局長也因上月的進入成都美領館而被免職調查,他們導演的戲也算落下帷幕,成敗得失,任人言說。
也許這座城市從此不會再三天兩頭的成為各大媒體的頭版,不會再隨時成為網絡的焦點,但離開風暴的城市更能找到那種平實的美感,回歸本來的模樣。
很久沒能寫出多一點的想法,希望從現在開始能經常寫出自己的觀點。紅都已經成為歷史,也希望以後不再出現這樣的悲劇。



西政老校区拆除事件始末

西南政法大学(以下简称西政)作为蜚声国内的顶尖法学院校,曾被誉为中国法学界的黄埔军校,最高人民法院半数副院长均来自西政(新华网报道),为中国培养了数十万优秀的法学人才,为中国的法治化进程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今日却因为要拆掉老校区,将其改建为干部培训基地引发大规模的抗议而受到关注,真实情况到底是怎样?本文将客观记录事件始末。

4月13日,一则西政新闻网的稿件《两校区奔波办学的局面将结束》在网络上迅速传播,引发了激烈争议。稿件提到:“会上,校长付子堂传达了市委市政府市教委相关工作会议精神。他说,确定利用西政沙坪坝校区(含教学用地、学生宿舍用地)约300亩,举办“红岩干部培训基地”,一是发扬光荣革命传统,培训党的领导干部;二是重点支持西政发展。因此,要与市委保持一致,在 2010年11月前完成搬迁工作。”
“2010年4月12日下午4时,学院党总支召开紧急会议,就老校区相关问题做了情况通报,内容如下:
1、同意不同意的问题 在老校区旧址上成立红岩干部培训学校是市委薄书记请示中组部的结果,是市委市府的决定,西政只有同意。
2、何为红岩干部培训基地 红岩干部培训基地是即将建成的与井冈山党校、延安党校、浦东党校齐名的第四所培训学校,主要培训对象为省部级及以上的干部
3、卖与不卖的问题 西政老校区的土地不存在买卖问题。因西政为市属高校,其土地属政府划拨,为公益性质,不得随意流转。
4、区域问题 红岩干部培训基地只需要使用西政老校区的教学用地,如教学楼、寝室楼、食堂、操场等,教职工宿舍等生活用地不动:
5、补偿金问题 重庆市委市府充分理解西政的现状,提出八字方针“服从大局、困难讲清”,给予补偿金8亿。
......”
之前,重庆市规划设计研究院网站上也出现一条要闻(原文已删除),文中称:“市规划局局长扈万泰同志就“红岩干部培训基地”的规划选址建议方案向市委薄书记作了汇报。薄书记充分肯定了市规划局前阶段的选址论证工作,并予以表扬。”表明拆迁西政并改建为干部培训基地的方案已经通过市规划局规划,并得到市委书记薄熙来的支持。
消息流出后,全国各地数十万新老西政学子,教师以及更多关心西政的各界人士表达了强烈反对之情。一时间,天涯,豆瓣,猫扑,各个博客,twitter,反对声此起彼伏,一波接一波。很快,天涯和豆瓣等网站的西政相关反对文章均被强行删除,连众多个人博客也被勒令删除相关文章,西政最活跃的论坛西政人论坛临时无…

吾之夢想

看完《南方周末》的“中國夢”特輯,感觸頗多。每個人都有夢想,大到世界、民族、國家,小到個人的事業,家庭,愛情。

有夢才好,但最好是美夢,不要是噩夢,黃粱夢,這是易中天先生說的。著名法學家江平先生的夢想是“法治天下”,這很巧合的跟昨晚我與法學院的老同學聊天時說的夢 想契合,我說的是“法治中華”,說中華而不是中國是覺得中華的涵蓋范圍更廣,特別是涵蓋港澳臺,其中臺灣目前來說又確實的沒有完全屬于中國的范疇,當然, 它在法治方面的成就是有目共睹的。江平先生的“法治天下”更具恢弘氣勢,而我的“法治中華”更顯得迫切與真實。

“法治中華”的遠景是,所有的經濟,軍事,教育,科學,文化,政治等活動都運行于具有最高權威的憲法框架之下。所以,一部切實可行,且能保障大多數公民 合法權益的憲法尤為重要。在憲法的框架下,公民自然的享有并實施自己的言論,游行,示威,罷工,教育,自由遷徙,對政府監督,批評,甚至改變政府的權利。 讓這一切都成為可執行的權利,而非現在的一紙空文,徒有其名。讓更多的弱勢群體能夠用法律這最后一根稻草去保障自己最基本的,涉及生活,生命安全,以及尊 嚴,而非在自己權益受損時只能到政府官員面前磕頭下跪這種封建時代的奴性方式。切實的體現主人的權益,而非本末倒置。

讓企業能夠有一個透明,公民,高效的商業環境,能夠把更多的精力投入在企業自身的發展和進步,而非話大量的精力在政府部門花費時 間,金錢和精力去爭取本屬于自身的合法權益。更不要像王石先生所講的,他在一個企業家會議上發言稱其管理的企業萬科從不行賄,也拒絕行賄,把全部的財力與 精力用在更好的開發自己的產品上,讓產品具有更強的競爭力,最終讓客戶得到最大的利益,也保障了企業的良好運轉,同時也并沒有損害政府的利益,甚至是更好 的維護政府的形象。當他發出這番言論時,臺下的企業家聽眾沉默不語,而另一名企業家上臺的第一句話則是:“做生意不行賄肯定不行,比如我,做生意就是要行 賄的。”言語間帶著不屑與得意,而臺下的聽眾則掌聲如雷。我不知道他為什么會如此得意,而沒有半點羞愧之心,也許,這就是我們國家現在的悲哀吧!

只有法治,才能保障最大多數民眾的權益;只有法治,才能讓政府更高效的運作;只有法治,才能讓民族生生不息。 這是被歷史和無數的事實所證明的科學的方法。所有對法治,民主,人權惡意攻擊的人,都抱有不可告人的,邪惡的,自私的心理,是應當受到恥笑和懲罰…

成渝杂谈

以下内容摘自我的twitter,@funpea 的内容。

重庆这座城市最让人头痛的一点就是,缺少中等收入人群,除了暴发户,就是穷人占很大比例,中间阶层比例太 小。导致娱乐文化等方面的消费能力低下,消费市场低迷,所以整座城市也相对欠缺品位,都是缘于此因素。 via web

而成都相对重庆,在文化,娱乐,商业等方面更具活力。除了成都覆盖面更广,包含四川八千万人口,还有西藏新 疆等。所以成都的酒吧是遍布林立,不逊于茶馆的数量,当然成都的色情行业也远比重庆发达。 #cqcd via web

重庆是码头文化,成都则是文人风格,重庆是工业文明,成都则是农耕文明。重庆人暴躁,直接,冲动,豪爽,成 都人细腻,阴柔,平和,算计。重庆和成都的风格有点像香港和台北,仔细体会,在文化的城市风格上有诸多异曲同工之处 #cqcd

薄督在重庆轰轰烈烈的唱红打黑有什么负面影响?至少还是打击了一些重庆的经济,唱红花了太多钱,耽误太多工 作。打黑则把每个城市的重要收入来源-色情行业严重打击了。大批色情行业老板们集体转战成都,重庆的 色情行业遭到沉重打击,也间接影响到其他行业。 #cqcd via web

但重庆的色情行业是否会就此低迷了呢?当然不会,相反不久后会有一次井喷。色情行业毕竟是官员,富商生活的 一部分,更是很多打工者和普通民众不可或缺的,这么大座城市,这么大的市场,谁会放弃。只是打掉旧势力,培养新力量,毕竟这是个没技术含量的行业。 #cqcd via web

重庆的发展就像猛灌六十度的老白干,浓烈又刺激,但之后是空虚。成都的发展就像品竹叶青,平淡而醇厚,也让 人觉得裹足不前。 #cqcd via web

重庆人骂成都人假打,小气,阴柔。成都人笑重庆人鲁莽,暴力,没有文化。成都习惯了当重庆的管家,重庆一直 等待着翻身之日。直辖就是机会,直辖是什么,就是最穷的人和地给你,再给你政策优势,自己拼命改变命运吧。好在,重庆干劲猛,确实改变了命运。 #cqcd

所以薄督选择唱红打黑累积政治资本是非常聪明的,也是经过专业论证,符合重庆风格的。唱红讨好了重庆的妇女 群体,让她们似乎也找到了一些存在感,甚至个人价值。打黑则充分挑起了袍哥文化那种打抱不平,…

志愿者都江堰70小时全记录

“喂,什么事啊?”

“你在做什么?”

“现在才7点,当然是睡觉啊!”

“睡觉?你现在还有心情睡觉啊?家乡发生这么大的事情,那么多的遇难者,你还能睡得这么舒服,你就没想过要做点什么事情吗?”

老妈的电话挂掉后,我已经无心睡觉,虽然昨晚的地震弄得我精疲力尽,但她的话却让我无地自容。

我立马从床上翻起来,打开电视和电脑,全方位的关注灾情。慢慢的才了解到这次地震的严重性,死伤人员的数字不断攀升,内心也越发的感到不安。

我努力的思考着自己能做些什么,在网上不断的呼吁大家献血支援灾区似乎不能让自己内心平静下来了。

“我一定要亲自到灾区去!”当时突然跳出了这个想法,很坚定的一个想法。

在下定决心后,就开始选择目的地,最后选择了目前急需人手的都江堰。

简单收拾了一下行李,背着背包就打车到了菜园坝车站,发现到成都的人很多,买到了两点半的车票。

汽车在重庆阴暗的天气中出发了,而我内心也充满了复杂的感情,灾区,会是什么样子?

晚上六点,车顺利到达了成都,这时成都已经下起了雨,跟成都的朋友联络后得知,都江堰已经封路,个人无法进入,而且又开始下雨,晚上可能会遇到很多困难,都劝我第二天再去。

而我当时一心想的是,自己是去灾难现场救人的,而夜晚对被困人员是最大的考验,救援时间越早,他们存活的几率也就越大。

在用尽一切办法都没不能进入都江堰后,只能选择第二天再过去!

14号一早起床后,我和以前的高中同学小满一起去找成都红十字会,由于他在成都,对情况了解多一些,说是参加红十字会比较方便进入灾区。

到达红十字会后已经是一片热火朝天的景象了。报名后连志愿者的标签都领不到了。我们被安排暂时在红十字会装运救灾物资,但我们的目的不是在成都市区服务,一心在寻找去都江堰的机会。这时突然有志愿出租车司机在叫去都江堰的志愿者上车,我们几个箭步就冲上了车,总算是等到机会了。

有很多的志愿出租车一起过去,每个车上都坐满了人,有的还是超载的。从成都到都江堰的高速公路上,无数的私家车载着救灾物资送往都江堰,显得高速路上都有些拥堵。

所有的志愿者都在都江堰的高速公路出口处集结,看了一下,到达都江堰的志愿者不是很多,我所看到的可能只有不超过50人。我们这组共21人,其中还有几位女生,甚至还有母女一起参加。年龄最大的是一位叫老姜的大哥,大概30几岁,他的装备也是最专业的。选临时队长的时候,有位四川音乐学院的男生自告奋勇的担任队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