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西政老校区拆除事件始末

西南政法大学(以下简称西政)作为蜚声国内的顶尖法学院校,曾被誉为中国法学界的黄埔军校,最高人民法院半数副院长均来自西政(新华网报道),为中国培养了数十万优秀的法学人才,为中国的法治化进程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今日却因为要拆掉老校区,将其改建为干部培训基地引发大规模的抗议而受到关注,真实情况到底是怎样?本文将客观记录事件始末。


413日,一则西政新闻网的稿件《两校区奔波办学的局面将结束》在网络上迅速传播,引发了激烈争议。稿件提到:“会上,校长付子堂传达了市委市政府市教委相关工作会议精神。他说,确定利用西政沙坪坝校区(含教学用地、学生宿舍用地)约300亩,举办“红岩干部培训基地”,一是发扬光荣革命传统,培训党的领导干部;二是重点支持西政发展。因此,要与市委保持一致,在 201011月前完成搬迁工作。”

2010412日下午4时,学院党总支召开紧急会议,就老校区相关问题做了情况通报,内容如下:

1、同意不同意的问题
在老校区旧址上成立红岩干部培训学校是市委薄书记请示中组部的结果,是市委市府的决定,西政只有同意。

2、何为红岩干部培训基地
红岩干部培训基地是即将建成的与井冈山党校、延安党校、浦东党校齐名的第四所培训学校,主要培训对象为省部级及以上的干部

3、卖与不卖的问题
西政老校区的土地不存在买卖问题。因西政为市属高校,其土地属政府划拨,为公益性质,不得随意流转。

4、区域问题
红岩干部培训基地只需要使 用西政老校区的教学用地,如教学楼、寝室楼、食堂、操场等,教职工宿舍等生活用地不动:

5、补偿金问题
重庆市委市府充分理解西政 的现状,提出八字方针“服从大局、困难讲清”,给予补偿金8亿。

......”

之前,重庆市规划设计研究院网站上也出现一条要闻(原文已删除),文中称:“市规划局局长扈万泰同志就“红岩干部培训基地”的规划选址建议方案向市委薄书记作了汇报。薄书记充分肯定了市规划局前阶段的选址论证工作,并予以表扬。”表明拆迁西政并改建为干部培训基地的方案已经通过市规划局规划,并得到市委书记薄熙来的支持。

消息流出后,全国各地数十万新老西政学子,教师以及更多关心西政的各界人士表达了强烈反对之情。一时间,天涯,豆瓣,猫扑,各个博客,twitter,反对声此起彼伏,一波接一波。很快,天涯和豆瓣等网站的西政相关反对文章均被强行删除,连众多个人博客也被勒令删除相关文章,西政最活跃的论坛西政人论坛临时无法访问(现已部分恢复)。

为了平抑事态,学校在414号晚6点半在老校区岭南厅原本计划的召开的讲座上,变为讨论学校拆除事宜。现场学生情绪激动,甚至有学生现场打出“保卫西政”横幅,现场掌声雷动。校方迫于强大的压力,最后宣布不再拆除学校。并在当晚于西政新闻网发布“遗憾!两地 办学还将继续维持” 的决定。

现场学生打出反对的标语,现场图片被上传到网络后,相关拍摄者,以及在网络上公布消息的数名学生(其中一部分是女生)被学校派出所,辅导员,学生处,数个部门以及市教委轮番叫去“喝茶”,学生受到严厉询问,学生解释只是如实客观描述,并无不实之处,也并没有恶意,而是因为热爱学校。其中有女生因为压力太大而现场哭泣。其他学生也因为惊恐过度而诚惶诚恐,甚至不解为什么热爱学校变成了破坏了学校的好事。让这些十八九岁的孩子承担如此压力,实在是很不人道的做法。

这次护校运动被拿来与99年那次护校运动做对比,相比而言,这次算是非常温和。99年护校运动是因为重庆市政府欲强行让重庆大学合并西政。当时重庆已经直辖,但却没有一所综合实力很强的大学,重大的法学,医学都是空白,按照政府一贯的做法,就计划用行政力量打造一所综合实力强大的学校,以配上直辖市这个名头。无奈西政觉得被重大吞并是牺牲了西政的利益,且重大还没有这个实力和资格。导致全校学生集结欲上街游行抗议,时任校长田平安站在校门的凳子上,含泪劝告,才劝回了学生。重大吞并西政的计划也宣告失败,西政学子靠自己的努力与坚持取得了暂时的胜利。但随之而来的是,西政从直属司法部下方到重庆市教委,本来这次事件就让重庆市政府很火大,下放市教委后更是被打入冷宫。不管是从财政上还是其他政策上,都受到歧视性待遇,也没有入选211工程。但是,有的学校即便靠行政力量打上了211985等标签,还是寂寂无名。而有的学校,不需要这些标签,还是受到世人的尊敬。这就是一所大学的灵魂所在吧,也是大学包容,博大,独立,自尊的一种精神,有的人老是拿金钱和名利来给大学做评价,想问,他们真的懂得大学的本质吗?

也有不少人说西政的学生傻,说西政现在本来就穷,政府好心帮你解决困难,还给你8个亿,并解决了两地办学的麻烦,不知好歹。你要知道,西政独立自强的奋斗精神是跟歌乐山与红岩烈士精神与文化相互依存的,这种精神很微妙,却很重要。歌乐山也是人文荟萃之地,西政背靠歌乐山,面临嘉陵江,是块风水宝地。这也是政府想要将其改建为干部培训基地的重要原因。如此风景秀丽,文化底蕴深厚的风水宝地用来养老再合适不过。再说,重庆外环高速前不久正式投入使用,政府的数据是新增一千多平方公里可用地,如果要培养干部,那么多空地不去,反而来跟西政抢这区区300亩的小地方,有必要嘛。另外,重庆重要的地铁一号线即将投入运行,西政旁边刚好就是地铁站,交通也非常便捷,更有利于房地产开发。要知道,很多轨道交通发达的城市,地铁周边的物业价格都很好看的,现在西政旁边就已经在建一幢地铁物业了,如果那西政那块地悄悄的做了房产开发,谁也没办法。(目前有传言老校区拆迁后分为三个部分,其中一部分给开发商建连排别墅,但没有查到官方资料,也就不多做揣测了。)

说到两地办学的麻烦,拜托,加州大学有十个分校,照常运转,清华不是在深圳也有个研究生院吗?还隔了好几千公里。不说远的,就说旁边的川外,成都不是也有个分校吗?就是重大也是新旧两个校区同时运行,全国有分校的大学占很高的比例吧。何况西政的分校相隔才20公里不到,这怎么也成了卖学校的理由了,太牵强了吧。

再说说财政困难,既然西政是属于重庆市教委的公办高校,既然西政有财政困难,应该让重庆政府来提供财政支持,现在学校财政困难,责任在政府啊。怎么现在倒成了,你把学校卖给我政府,我象征性的补贴区区8个亿,你还要感谢政府,这什么逻辑?重庆市政府在高等教育上投入了多少钱,占GDP的比例有多少?之前看了黄市长的一个教育投入,占GDP的比例是非常低的,远低于全国平均水平,原因何在?可否请市政府把出让土地开发房地产获取的巨额土地出让金挪那么一点点零头用于发展教育。21世纪什么最贵,人才啊,大家都知道的道理嘛。而且投入教育是投入低回报高的好项目啊,如果政府领导热爱这座城市,也肯定会这么做的对吧?


这次事件只是暂时告一段落,按照政府的做法,等风头一过,再悄悄处理,并对某些人秋后算账,大家还是小心为妙吧。总之,西政的学子有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勇敢之行动。不仅有智慧,更有勇气。在这个犬儒当道的社会,难能可贵,定会为后人所敬仰。西政人,好样的!

Comments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針對旺旺中時重慶事件聲明的回應

旺旺中時集團給出了重慶事件的聲明,一如既往的態度傲慢,不尊重事實,不符合邏輯,不承擔責任。對此,我做出如下回應: 第一:申請函上的旺報編輯部和業務部的章不是假的吧,如果你們主張是假的,那請把真的拿出來做個對比就知道了。
第二:我親耳聽到的刁明芳副社長在電話裡承諾說手續正在辦理中,讓我們先不要急,客戶需要蓋章可以傳回臺北,這個該怎麼解釋?
第三:張曉峰在3月16日到臺灣參加旺報兩岸徵文大賽,回來後說在總部申請到一筆經費用於辦事處運作,請問這是什麼意思?
第四:重慶市台辦也有你們的申請記錄,社長也來過重慶,重慶這邊也有接待,這個也要否認嗎?
第五:你們說不準在大陸設立辦事處,那麼,你們在北京,上海,福州,廈門等地設立的是什麼?
第六:天津濱海新區是不是在旺報做了軟文(置入性行銷)?
第七:我在2月底就請臺灣的朋友去旺報臺北總部找了黃清龍社長,並告知重慶辦事處的運作情況,既然你們早就解除與張曉峰的關係,為什麼他還在3月16號去參加了你們的頒獎典禮,還在台與你們待了一個禮拜,會見眾多臺灣政商人士?
第八:既然你們跟此事毫無關係,為什麼要讓旺報的徐尚禮副總編每天打電話給我,一開始說正在跟社長商量進入旺報總部工作,後來又說考慮讓我接手重慶辦事處,最後卻威脅要將我家人遣送回大陸,你們倒是給出解釋啊?
在我跟蘋果日報爆料後,蘋果日報跟旺旺中時集團的發言人了解情況,你們的發言人連張曉峰這個人都不承認,說根本沒聽過這個人,現在你們的聲明又承認張曉峰是你們的特約記者。請問,你們說的話,還有誰敢相信?
你們權傾朝野,老謀深算,我們勢單力薄,年輕單純,你們用盡卑劣手段恐嚇打壓我們,是不是太無恥?你們不僅違反台灣的法律,大肆在大陸推行軟文(置入性行銷),還違背大陸的法律,違法經營,不與員工簽訂勞動合同,購買社會保險,更是違背媒體良知,捏造事實,顛倒黑背,混淆視聽。
好在我們得到公眾輿論的有力支持,公道自在人心,也請旺旺中時集團去做個民意調查,看看公眾對你們是什麼評價,我想你們也應該有點自知之明吧。
這幾天,也收到一些旺旺中時集團員工的爆料,他們對我們的維權也鼎力支持,只不過迫於旺旺中時的壓力不敢發聲,他們很憤怒,也很恐懼,一家媒體可以讓自己的員工具有生活在白色恐怖氛圍的環境,難道不值得你們反思嗎?台灣是文明,民主與法治的社會,你們的這些做法,跟台灣的環境格格不入,正受到台灣民眾的強烈批判。
旺旺中時對外橫行霸道,對內…

紅都不再

看看上篇日誌,距今已近兩年。那篇日誌發佈後,我便遭遇了長期不斷的威脅與折磨,飽受摧殘。從那時起開始面臨從未想象得到的恐怖生活,一切都是那麼突然,被活活扯進那骯臟的政治風暴。
兩年來只能用煙草來麻木神經,直到記憶力嚴重衰退,身體也逐漸虛弱。不能夠用文字寫出自己的想法,每一句話都可以成為我的罪證。甚至連twitter也只能說些無關痛癢的廢話。
今天市委書記被免職,公安局長也因上月的進入成都美領館而被免職調查,他們導演的戲也算落下帷幕,成敗得失,任人言說。
也許這座城市從此不會再三天兩頭的成為各大媒體的頭版,不會再隨時成為網絡的焦點,但離開風暴的城市更能找到那種平實的美感,回歸本來的模樣。
很久沒能寫出多一點的想法,希望從現在開始能經常寫出自己的觀點。紅都已經成為歷史,也希望以後不再出現這樣的悲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