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中国向左 Google向右

终于,Google还是放弃了在大陆的运营,暂时把中文服务停靠在香港那块相对自由之地。

其实大家都不会意外了,毕竟在两个月前这件事情就闹得世人皆知了,两个月的时间,算是Google在做最后的挣扎,考虑到还有很多员工的安顿,与合作伙伴的善后事宜,并抱有一线希望于跟政府谈判,能够有一个折中的方案,既可维护统治者脸上那层所谓的面子,又能让十三亿人可以继续使用最好的搜索引擎公平客观的去获取信息。结局是Google并没有等到这个妥协的方案,在巨大的市场和坚持企业的原则上,选择了后者,因为在这块土地上,是不允许让它两者兼得的。

Google的态度很明确,动作也非常清晰。它希望能在尊重这个国家的法律的前提下去把所有的精力和时间用在企业本身的发展和进步上,不理解也不能接受把大部分的精力用在控制国民获取客观有用的信息上,即便大部分国内互联网企业都在这样做,并游刃有余。Google就像个精壮的小伙子,一身本领了得,也自信满满,在很多的地方都证明了自己的能力,且人们对他赞誉有加,即便与他有些小矛盾,也是瑕不掩瑜。但他来到中国这块奇特的土地上时,并没有充分意识到自己面临的危险。他认同这个世界是平的,但果真如此的话,中国便是这个世界上最不平的地方。他用经受无数考验的价值观去提升自我,不断进步,也给自己带来相应的回报,更希望在这个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家上能做同样的事情,因为他相信这个国家的人民不会拒绝与世界拉近距离的机会。在他自认为做好了充分的准备,并面临挑战时,还是被现实击打的头破血流,他之前所作的一切都不再被认可,相反,还被这个国家打上了无数阴险而邪恶的标签,这与他内心深处坚持的不作恶的原则真是背道而驰,他感到迷惑而痛苦,但不愿就此怨天尤人,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去改变这一切。可惜当拥有极大权力的人想要你给你贴标签以满足某些不可告人的目的时,你的辩解和委屈就在当权者眼中非常可笑了,而当你反抗时,当权者就会利用权力将你置之死地。

一个精壮的小伙子可能比别人跑的更快 ,跳的更高,但在你面对玩弄阴谋权术几千年的国家时,如果你不听话,那么,你跳的越高,就会摔的越惨。帷幕后面那群奄奄一息的糟老头更习惯用他自己的思想却定义所有的事物,而且这还是在他们掌控下的土地,他们即将进入坟墓,当然不会接受任何积极的事物,只会用自己固有的陈腐而阴暗的心态去判断所有的人,并变态的利用高度集中的无限权力让每一个国民也必须像他们一样思考,并让国民跟着他们上演最后的癫狂。

当Google开始明白这一切时,做了跟别人比一样的选择。像Google这样的小伙子并非他一个,之前有无数个跟他一样的小伙子来到这块土地时,也经历了同样的事情。但那些小伙子很快就明白这是什么样的一个地方,但他们的目的很明确,他们只想在这里捞取利益,其实在某种程度上,也跟这块土地上的统治者的追求很接近,只不过,他们没有统治者要的那么多。很快他们就达成了幕后的协议,只要你老老实实的听我的,以后让你干什么你就干什么,大爷就赏你几颗糖吃。所以在这块土地上,有很多只为了每天有糖吃的小伙子跟着统治者助纣为虐。
当轮到Google做选择时,却出人意料的没有像之前的那些人一样要糖吃,他说我不需要吃你的糖,我有很多地方可以吃美食,而且吃的很开心,而且那是自己的回报,不像在这里区区几颗糖还是施舍。

即便Google跟统治者撕破脸皮,但他还是尽量表现的有气度,用不着跟垂死的老头较劲,他相信自己会华丽的回到这块土地上,因为这里的人民需要他。他在离开时并没有指责统治者的话,只表明自己不愿做那些违背自己基本原则的妥协,所以他现在退让到角落的香港,静静的等待机会,还可以顺便给有需要的人提供服务。但安静下来的时候还是会觉得难受,为什么统治者要往自己身上贴上那些恶毒的标签,而且还有很多人跟着一起对他辱骂,他真的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好在,还有一部分的民众是有独立思考能力的人,他们把一切都看的清楚,没有被谎言和阴谋蒙蔽双眼,他们真的知道自己需要Google,这个国家也很需要Google,但他们无权无势,只能冒着被警察滋扰的风险,送去祝福的鲜花,他们相信Google一定会回来的。

而统治者从来没有遇到如此顽固不化的家伙,但看着这小伙子本是确实很强,愿意多给他几颗糖,只要他愿意帮自己做一些欺骗人民的事情,其实也是举手之劳,没人会拒绝这么好的事情,统治者盘算着。在得到Google拒绝的答复后,统治者震怒了,立马下令所有的媒体开始抹黑Google,弄臭Google,让他名誉扫地。Google开着此情此景,摇摇头,悲壮的继续离开这块可怕的地方。

是让中国继续成为这个世界最不平整的一块土地,还是融入世界文明的进程中,选择权就在每个国民的手中。

Comments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針對旺旺中時重慶事件聲明的回應

旺旺中時集團給出了重慶事件的聲明,一如既往的態度傲慢,不尊重事實,不符合邏輯,不承擔責任。對此,我做出如下回應: 第一:申請函上的旺報編輯部和業務部的章不是假的吧,如果你們主張是假的,那請把真的拿出來做個對比就知道了。
第二:我親耳聽到的刁明芳副社長在電話裡承諾說手續正在辦理中,讓我們先不要急,客戶需要蓋章可以傳回臺北,這個該怎麼解釋?
第三:張曉峰在3月16日到臺灣參加旺報兩岸徵文大賽,回來後說在總部申請到一筆經費用於辦事處運作,請問這是什麼意思?
第四:重慶市台辦也有你們的申請記錄,社長也來過重慶,重慶這邊也有接待,這個也要否認嗎?
第五:你們說不準在大陸設立辦事處,那麼,你們在北京,上海,福州,廈門等地設立的是什麼?
第六:天津濱海新區是不是在旺報做了軟文(置入性行銷)?
第七:我在2月底就請臺灣的朋友去旺報臺北總部找了黃清龍社長,並告知重慶辦事處的運作情況,既然你們早就解除與張曉峰的關係,為什麼他還在3月16號去參加了你們的頒獎典禮,還在台與你們待了一個禮拜,會見眾多臺灣政商人士?
第八:既然你們跟此事毫無關係,為什麼要讓旺報的徐尚禮副總編每天打電話給我,一開始說正在跟社長商量進入旺報總部工作,後來又說考慮讓我接手重慶辦事處,最後卻威脅要將我家人遣送回大陸,你們倒是給出解釋啊?
在我跟蘋果日報爆料後,蘋果日報跟旺旺中時集團的發言人了解情況,你們的發言人連張曉峰這個人都不承認,說根本沒聽過這個人,現在你們的聲明又承認張曉峰是你們的特約記者。請問,你們說的話,還有誰敢相信?
你們權傾朝野,老謀深算,我們勢單力薄,年輕單純,你們用盡卑劣手段恐嚇打壓我們,是不是太無恥?你們不僅違反台灣的法律,大肆在大陸推行軟文(置入性行銷),還違背大陸的法律,違法經營,不與員工簽訂勞動合同,購買社會保險,更是違背媒體良知,捏造事實,顛倒黑背,混淆視聽。
好在我們得到公眾輿論的有力支持,公道自在人心,也請旺旺中時集團去做個民意調查,看看公眾對你們是什麼評價,我想你們也應該有點自知之明吧。
這幾天,也收到一些旺旺中時集團員工的爆料,他們對我們的維權也鼎力支持,只不過迫於旺旺中時的壓力不敢發聲,他們很憤怒,也很恐懼,一家媒體可以讓自己的員工具有生活在白色恐怖氛圍的環境,難道不值得你們反思嗎?台灣是文明,民主與法治的社會,你們的這些做法,跟台灣的環境格格不入,正受到台灣民眾的強烈批判。
旺旺中時對外橫行霸道,對內…

紅都不再

看看上篇日誌,距今已近兩年。那篇日誌發佈後,我便遭遇了長期不斷的威脅與折磨,飽受摧殘。從那時起開始面臨從未想象得到的恐怖生活,一切都是那麼突然,被活活扯進那骯臟的政治風暴。
兩年來只能用煙草來麻木神經,直到記憶力嚴重衰退,身體也逐漸虛弱。不能夠用文字寫出自己的想法,每一句話都可以成為我的罪證。甚至連twitter也只能說些無關痛癢的廢話。
今天市委書記被免職,公安局長也因上月的進入成都美領館而被免職調查,他們導演的戲也算落下帷幕,成敗得失,任人言說。
也許這座城市從此不會再三天兩頭的成為各大媒體的頭版,不會再隨時成為網絡的焦點,但離開風暴的城市更能找到那種平實的美感,回歸本來的模樣。
很久沒能寫出多一點的想法,希望從現在開始能經常寫出自己的觀點。紅都已經成為歷史,也希望以後不再出現這樣的悲劇。



旺旺中時集團的重慶罪孽

我是前旺旺中時媒體集團《旺報》重慶辦事處主任助理,在此公開旺旺中時集團在重慶恐嚇員工,違背媒體道德與違反法律的真相。這件事拖了很久,反復思量,雖然我們一直受到旺旺中時集團的強力打壓和消息封鎖,甚至面臨生命危險,但不管怎樣,這些事情還是要讓公眾知曉,了解真相,讓人評說。我們幾位同事也希望討回公道,維護尊嚴。

在此說明,旺旺中時在重慶做的這些事情,我就是當事人之一,手上也有很多證據,所以可以保證事情的真實性。
之前一直對媒體行業的人很尊重,甚至羡慕,特別是相對比較自由的台灣媒體,更是有特別的期待,但經歷了中時的事情後,從開始對這家媒體的羡慕,尊敬,到後來變成驚訝,難以置信,最後剩下的只有憤怒和失望。
去年蔡衍明因為針對六四的不實言論,激起台灣甚至大陸社會的憤怒,認為蔡衍明為討好大陸,毫無原則,唯利是圖,加上對中國時報的高壓控制,引起台灣居民持續的號召抵制中時,近幾日更是達到高潮。
2011年11月底,我接到旺旺中時媒體集團《旺報》社重慶辦事處主任張曉峰先生通知,正式進入《旺報》上班,我的職務是主任助理,工作內容主要是文案的寫作以及為主任提供所需協助。
這名張主任之前是《工人日報》重慶記者站記者,後來主動向《旺報》自薦,成為《旺報》特約記者,偶爾寫些關於重慶的新聞在《旺報》發表。他曾多次到台灣與蔡衍明,《旺報》社長和主編等人見面。
從時間上來說,中時集團在去年年中就決定在重慶設立辦事處,那時正是薄熙來在重慶最得勢的時候,所以他們也想藉此機會進入重慶,搶占先機,意欲成為在重慶設立據點的第一家台灣媒體。
當時張主任告訴我,旺報重慶辦事處已經獲得國台辦的審批,只需要向重慶市台辦備案就可以。重慶辦事處除了常規的新聞採寫,還有組織本地企業赴台考察交流,全程由中時集團接待,這當然是要付費的。但實際上,辦事處的核心業務就是廣告。

重慶辦事處加上張主任一共是7個人,主要由張主任跟中時集團臺北總部聯絡,他是《旺報》重慶辦事處的負責人,我主要做文案,還有三個業務員,兩個辦公室文員。
他們所說的廣告,主要就是軟文(置入性行銷),當時我們也很詫異,台灣媒體也可以做軟文嗎?還以為只有大陸才有。《旺報》不僅寫軟文,而且比大陸的軟文更誇張,更無原則,他們交代下來,只要願意給錢,不管什麼企業,都給做,哪怕臨時把新聞去掉,也要讓位給廣告軟文。 旺報一直想學香港大公報,大家如果看看大公報,就會發現裡面整版整版的大陸城市的全方…